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11月稿子 2013.11.27

醒来时是下午3点。我睡了个漫长而无梦的午觉,我从床上爬起,长时间没变换姿势使得我的腰部和颈部有些酸痛。我舒活了下筋骨,翻身下了床。

我走到了书房,书桌前的窗帘并未打开,房间里阴暗极了。我上前去把窗帘打开——比起黑暗我还是更喜欢阳光。已经入秋,阳光并不是那么刺眼毒辣了,这时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户,在书桌上、地板上打下柔和的日光。

很好。接着我在书柜的夹层中拿出一本记事簿,记事簿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我用手掸了几下。接着,我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拿出笔筒里的钢笔打算在记事本上写点东西。钢笔尖划过纸张没留下墨水只有些无力的划痕。墨水放在哪里来着的?在我的记忆中它被放在书桌靠墙的边角处,可它并不在那里。当我从椅子上站起准备去寻找时响起了阵敲门声。
噢,天哪!我走出书房,绕过大半个客厅,停在门前透过猫眼看敲门的到底是谁。门外的人我以前并不认识,一个并不高很瘦小的男孩。

先让他进来吧。我想。我打开了门俯视着他(我敢打赌他只有140cm),他瞪着他那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这场面依我看别人一定十分的好玩。

“伊丽莎白姐姐!”他先打破了尴尬,叫出了一个名字。不过那可不是我的,我清楚地记着我明明是叫纳茜莎的。我含糊地应了一句,然后对那个小男孩说:“你,叫我‘伊丽莎白’?”男孩点了点头,笑容灿烂:“对啊,*美丽动人*的伊丽莎白姐姐啊。”我产生了短暂的停顿,眼神变得疑惑不解。男孩并没有发现我的不解,而是继续说:“怎么了?”我飘忽不定地看着男孩的衣着、可爱的乱发还有如一尘不染的天空一般浅蓝的眸子。“噢,没什么。”我回答他,“有什么事吗?”我努力使自己更自然些,让自己看起来不这么拘束,噢我是说我用了好友般的语气。我显然有些措手无策了。

“过几天能去我的生日派对吗?9.24号。”他兴奋地说,“如果伊丽莎白姐姐能去的话,那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我在思索要不要答应他。如果拒绝了呢?我可不能想象男孩眉头紧锁,湛蓝的眼睛噙着泪水的样子。

“好吧。”我回答,末了又加上一句,“下次可说不定了哦。”我笑着说出了这句话。看着男孩脸上浮现出兴奋带着点沮丧的表情。我承认我有点喜欢捉弄人——何况是这可爱天真的小男孩呢?

“一定要来哦!”他不放心地补了一句。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我不知道这是否合适),无声地露出了一个温柔(自以为)的笑容。“已经出门很久了哦,妈妈会担心的吧。而且你已经告诉我这件事了。”男孩低下头思索着,然后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伊丽莎白姐姐,那我回家啦。”“嗯,拜拜。”

看着男孩远去的身影,我关上了木门。我刚刚想干什么来着的?我的心思有些被男孩搅乱了——9.24号我不保证能去——噢况且我不是那个“伊丽莎白”。对了,墨水。我坐在沙发上喝了会水才想起来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我感觉最近的记性被过度的疲劳影响了。

我站起来继续到各个房间里寻找墨水。几分钟后,我顶着满头大汗终于找到了墨水——他被放在一个小角落里而且落了些许灰尘。当我又走回书房时,电话铃不偏不倚地响了起来。
噢,运气糟透了。我一边埋怨着打给我电话的人,一边把墨水随手放在书桌上走去接电话。

接起电话时并没有马上听到人声,而是响起了几声提示声。是录音?我想着,并没有立刻放下电话。
“是纳茜莎吗?”他在说我的名字?“…要注意…”声音断断续续且模糊不清。我仅在最后听到了个“self”的音节。
注意?我疑惑不解。

这时厨房里传来一阵打破玻璃的声音。“谁?”我惊叫一声。“不速之客”蒙了个面罩,很像电影里的小偷,他正从厨房走向我所在的地方——客厅。我忙拿起一个玻璃杯,狠下心把它摔碎,不惧危险地徒手拿起一片碎片。

他已经越走越近了。我清楚的看见他手上拿了把小刀。必须做点什么。我想着,慢慢往后移动,拿起一块碎片扔出去——正好划破了他的面罩。一缕长发掉了出来——是女的?!我不停地往后退,我想她必须离我很近才能下手。她也反常地伴着我的步子往前移动。
这大概与刚刚那段录音有关。

当我缓慢地退到门边时,我反手刚想打开门。“砰”一声沉闷的枪声。我感受到血从我身体里流出。我翻过身,我想我支持不住了。当我正渐渐永远的沉睡过去时,我从模糊不清的视线中看到那副与我几乎一样的面孔。

我想我知道最后一个单词是什么了。
End.

剧情他其实并不是这样的orz 为了赶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