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稿子 13.10.26


她的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是同座却是年级名列前茅的优等生。老师的思路犹如小学老师一贯的作风,把学习好的安排在学习差的学生的旁边,以便学习差的也能渐渐在学习上有些进步。她是不信这些的,从小到大虽然她一直如此,但也总不开窍。

同座是有些养眼的,他属于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十分清爽干净的男孩,衣服的每个折角都被整理得整整齐齐。性子沉静内敛,只有上课时才会戴着副黑框眼镜。她描述同座“长得就像个优等生”。相反她平常则是对形象并不是那么注重:随意绑起的马尾,刘海总是不服气地被捋到一边。但她也是个爱美的女孩,只是有太多的事牵扯着她。
例如学习,例如压力。

她上课时总是在课本上随意地涂画。不管老师多么卖力地在上面侃侃而谈。同座有时候会偷偷在讲台下问她为什么不听老师的讲课——像同座这样的优等生总是不会明白的。然后你笑了,趴在桌上闭上眼睛想了会儿,然后回答同座:“因为我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听了也没什么大的作用。”末了又加上一句,“原来学霸也会关心我这样的人而不听课啊。”
她清楚地看见同座的脸浮上了层红晕又转回头去盯着黑板,然后她笑容就变得狡黠。
隔天,她的桌下出现了一本笔记,里面的字迹也是干净整洁的。她嘴角弯起,却一改常态地温习了起笔记里的内容。“别人的心意总是不能辜负的嘛!”她这样对自己和同座说。

她与同座都喜欢听One Direction的歌——这是她刚被调到同座旁不久后发现的。
那是一个放学后,她正在步行街的一家小影像店里的货架上翻找着One Direction新或旧的专辑时,她在货架的缝隙中瞟到了工整的白色校服外加熟悉的黑框眼镜。她拍掉了挡住视线的CD,同座正站在对面带着耳机,手里还拿着One Direction的《Up All Night》。她叫出了同座的名字,看着同座惊讶地抬起头也透过缝隙看着她,皱着眉头思索了下然后回应了一声。她指了指同座手上的CD,然后说:“你也喜欢One Direction?”同座点了点头,把手上的CD递了过来:“这个你先拿着。林岚,是吧?”她接过了CD,一手扶着滑落下来的刘海,问:“你不要吗?”同座眼睛注视着其他的CD包装盒,说:“嗯。如果你想要就拿走吧。”
之后她才知道,同座秉着“一个观赏,一个收藏,一个传阅”的收藏理念。她也常笑话同座是个“闷骚”。明明这么安静却喜欢One Direction的歌曲,热烈而灿烂。

临近中考,学业渐渐重了,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她整天猫在桌前,解决那成堆的作业。当她正在与单项选择题作斗争时,同座已经在以5分钟左右的速度解决一篇英语阅读了。她常羡慕不已,在难得停下来休息一会时,她总是调侃道同座像是考神附体一般。不过好像本来就是呢。她在心里默默地念道。这时同座只会提起笔,把一道道公式语法列在被她画得混乱的草稿纸上,然后教她分析讲解。她也会偶尔的认真地听着,继续用较慢的速度算着一道道题。
同座耳机里One Direction的歌曲不再响着,而是替换成了英语听力。她也不会突然摘下同座的耳机戴在耳上说出歌名而是干脆戴起了自己的mp3。
每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崩坏蜕变着,只是自己并未发觉。

月考的成绩单发下来了,她趴在桌子上双眼无焦地望着一个个鲜红的成绩。
“听说这次你这次又是全级第一呢。”她在脑内编织着对话。
她语文成绩很好又很坏。阅读错得一塌糊涂,作文却将近满分。一个满是红叉而一个满是勾画圈点。同座为此说她以后可以去当作家。而物理成绩更是一塌糊涂,后面的大题空了一大半正如她空白的心情。
同座在快上课前回到了座位,瞄了眼她的成绩单说这次考得还不错啊。
她有气无力地回答:“对啊7科红了一半,另一半也快挂了。倒是你坐上了全级第一的宝座啊。*全级第一的学霸大人诶*”
同座听了她的回答,笑了笑:“明明还有力气反驳我。看着这么颓废。”
她从桌子上弹起来,刚想给同座一个手刃,上课铃不偏不倚地响了起来。

最后的考试并不是在同一个考场,她考试遇到难题时停了下来,看着他们以前坐的大概位置,努力回想同座以前教她的公式。
1+1等于几?亦或者说「学霸+学渣=?」呢?
这是个无解式。

从考场出来时同座正带着耳机坐在树荫下,看着她站着的方向,她走过去再一次摘下了他的耳机。
「What Make You Beautiful.」她脱口而出,然后泪水渐渐蓄满了眼眶。
End.

不明所以的一发?主要还是为了赶稿#30号前的修罗期# 电脑坏了so sad ˊ_>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