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丹中心]记一次奇怪的遭遇

*我真的不会起名字,没打无题已经够拼了(。

起源↓(阅读顺序下→上


*有些CP向,其实是友情(谁信啊

*口水文

*不可避的OOC



其实也就是出去散步的一件小事。

万年不主动开口的诺威走着走着突然说了一句:“大哥,你好像那只狗。”

丁马克下一秒就开始感动起诺威说的终于不是“你好吵”之类的话了。

他擦擦眼泪顺着诺威的视线看过去。一抹黑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狗?丁马克不太确定,但是那个身影的确像一只矫健的动物——倒总不会瞧着像一条猫。

艾斯兰抿着嘴像是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诺威转过头去盯着艾斯兰,嘴角勾起。艾斯兰把头扭到另一边,不敢直视诺威,脸上出现了几条黑线。

“诺子你终于笑了嘿嘿嘿。”丁马克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喊了起来。

“好吵……”

……………


“听诺威说刚刚出去看到你长得很像一只狗?”贝瓦尔德破天荒地找丁马克搭话。

“嗯。”丁马克本来在看报纸,听到贝瓦尔德的话回头。然而他突然觉得这句话经过前·死对头嘴里说出来是多么的有歧义。

“我怎么长得像狗了!”他蹭地站起来,全身上下散发着“想打架吗”的气息。

“……”贝瓦尔德没有回应,不过气氛变得愈来愈凝重。

“啊,别这样啦。”旁边会察言观色的提诺立刻插进来劝架,“花鸡蛋也很可爱的嘛。”但显然方向不怎么对。

“到喂花鸡蛋的时间了。”僵持了一会儿后,贝瓦尔德站起来,像是没事人地说了一句,然后他真的去拾掇喂花鸡蛋的事了。

提诺拍拍胸口:“呼……”

丁马克愤愤:“也不跟我道个歉!……”

……


路德维希早上起来时发现狗窝里多了一只大个子。他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眼花,但是仔细一看发现他不可能会认错——多出来的一只狗穿着衣服。

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路德苦恼地想,作为出了名的严谨的德国人,他确信自己一定锁了门。不过这只狗的主人还真是好兴致,还给自家狗做了衣服。而且这衣服怎么看都像隔壁邻居丁马克的翻版……。

当路德维希犹豫要怎么处理这只——算可爱的狗时,这只狗从睡梦中醒来了。它先是眨了眨眼睛,还伸了个懒腰,然后它好像感受到什么异样,警惕起来。

“汪汪。”它叫了几声,毛发竖起,全身炸了起来。

路德维希发挥了他长久以来养狗的经验,小心翼翼地蹲下去,试探性地摸了这只狗几下。

“汪——”它显然还是处于警惕的状态,但是意外的,它没有咬路德。

“……想主人了?是的话叫一声,不是的话叫两声。”路德问,但是他可不抱有这只狗能够听懂他说的话的希望。

丁马克这时心中是绝望的——昨天看见一只长得像自己的狗今天就变成了狗。这不科学啊?!当然他也说不出自己此刻心中的悲愤。

好在自己好像在邻居那个德国人家里。丁马克想。

他听了路德维希的提问,马上“汪”了一下。

“嗯……”路德维希消化了一下丁马克的回答,“你家,应该在附近吧?”

“汪。”

“丁马克家的狗?”衣服实在太可疑了。

我就是丁马克啊!他在心里吐槽,这该算是对还是不对呢。最后,丁马克为了自己的人格(?),喊了两声“汪”。

“嗯……”路德维希又陷入思考,“既然你是这附近的,那我就先带你去房子外面玩吧。”路德维希不掩饰自己只是想和可爱的小狗(?)玩而已。

“汪!”

end

——你问后来啊,后来丁马克还是被诺威接回去了。

不如说是扯回去的。

『路德是个大好人呜呜呜。和他玩超开心的呜呜呜。以后一定要和他做朋友呜呜呜。』

路德维希只表示原来诺威家有养狗啊——而且穿着可疑的衣服。


*整件事都是诺威和瑞桑策划的。诺威负责超自然部分瑞桑负责衣服(x) 提诺兴奋地说我家花鸡蛋穿上衣服更可爱了——


后续↓(阅读顺序下→上



评论(3)

热度(9)

  1. 木漏れ日x系元素 转载了此文字
    又看了后续我觉得我不转不叫Memo[拜拜]我就是在微博对着这个炸的那棵自养生物[拜拜]原作相处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