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日海。随便写写

日海
牵手,约会,亲吻某处

“你叫我出来干什么?”海堂看着站在自己学校门口的日吉,开口。日吉笑笑,海堂的头发还闪着水光,身上穿着运动服外套,看样子是看到短信直接过来的。
“没什么,只是今天练习结束得早,来看看你。”
海堂听了这话,脸色立刻变得不太高兴:“以后这种事,直接进来,别发短信给我。我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呢。”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是是,我会注意的。”日吉满口答应,“你那边练习怎么样了?”
“还没好,”海堂的心情看起来好了些,“还差些进程呢。不多说了,我先回去了。”
日吉脸上写满了“原来如此”,又开口:“原来部长大人是为了我放下手中的工作赶过来的呀,有点感动。”
“别多想了。”海堂立即掉头走回去,日吉也马上跟了上去。

“诶我说,青学的练习真辛苦啊。”
“我看是冰帝的练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轻松了吧。”海堂头也不回地回答,“我怎么记得迹部前辈当部长的时候可没这么轻松。”
“错觉而已,”日吉反驳道,“而且我觉得手冢桑也没这么严厉。”
“这也是错觉。”海堂停下并回头,“别跟上来了。”
“不是小薰说以后‘直接进来’就好了吗?”
“已经见过面了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谁说没有意义了,嗯?”日吉走上前拉住了海堂的手,“是恋人多看几眼怎么没意义了?”
海堂开始怀疑日吉是不是和迹部学坏了,特别是口头禅,自己哪天有时间应该和手冢部长探讨一下怎样抵制这些烦人的家伙。
“我觉得你以后比赛前做出打个响指并在冰帝call开始之后说出‘沉醉在我下克上的美技中吧’我都不会奇怪。”
“我是有这么想过。”
海堂和日吉继续向球场走去,日吉拉住了海堂的手就没有放手。
“够了,被人看见不太好。”
“没关系。”日吉捏了捏海堂的手,有些微凉的触感摸起来很舒服。
“……”海堂开始无声地反抗,不住地挣脱日吉的手。
“手有点凉啊。”日吉喃喃,抓住海堂的手不放,还伸出了自己另一只手握住海堂的手。
“……痛。”经过两人这番折腾海堂发出小声呻吟。

“抱歉。”日吉立即松手,并诚恳的道歉。海堂终于解脱了。

再往前面一点就是球场,海堂又开口:“陪你走到这里总行了吧。“

”嗯满意了。”日吉说,“待会练习完一起回家吧,我在这等你。”

说完,日吉自顾自地随便找了个花圃边坐下。

“也不怕脏。”海堂解下头巾递给日吉。日吉接下却没把它用在该用的地方。

“记得快点。”日吉向海堂挥挥手,海堂小声地说了什么就转身跑去球场。
有时候日吉简直不像日吉。海堂是这么想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