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神意]一幅画

*文笔雷

*我真该做下文风对比(第三次)

*未完

[神意]

费里西安诺已经记不起那个男孩——那个有着如温暖阳光般金色服帖的头发和如雨后万里无云一尘不染的天空般湛蓝的眼眸的男孩带走了什么亦留下了什么。

他只记得,男孩走后,他陷入了无止境的深渊。

关于寂寞的深渊。

[01]一幅画

费里西安诺还是那个小小的费里西安诺。他穿着几乎把脚盖住的女仆裙,带着小小的洁白的头巾,一小撮头发从头巾中冒出,刘海遮住额头只看得见一小块皮肤,他总像没睡醒一样眯着眼睛,白白嫩嫩的小手大多数时间都握着一把扫帚,同样白白嫩嫩的脸蛋却总是仰起向着太阳。那时候神圣罗马还在,他还在执拗地叫着费里西安诺意大利或者罗马帝国的孙子。他们两个关系很好——费里西安诺是这样想的。罗德里奥先生家只有他们两个体型相仿的孩子,出于对与自己相似的人的好奇,费里西安诺还是很愿意和神圣罗马玩耍的。神圣罗马的脸蛋总是红扑扑的,但即使配上本与红不太相称的金黄和蓝,也显得合衬。

费里西安诺喜欢画画,他爱艺术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即使他还对生命的意义不太了解),像是在危险的战事中,他也不曾停止创作。在罗德里奥先生家里的工作不算辛劳也不算悠闲,但费里西安诺总是能在一天中能空闲出合适的时间来投身于创作。他在当时不会思考这些时间是从哪来的,只知道这些时间可以用于玩乐,用于画他喜欢的画。

在他拥有空闲的时间时,他总能看见神圣罗马,神圣罗马就站在不远处,像是在眺望着什么。费里西安诺不知道神圣罗马在干什么——是在看什么好玩的东西吗?他想。

 

日子一天天翻篇地过去,费里西安诺在罗德里奥先生家过得与在自己家过得一样开心,但是总感觉少了些什么,费里西安诺不由得想起以前在自己家时,身边总是有许多的伙伴——哥哥,弗兰西斯哥哥,安东尼奥大哥……他们总是陪伴在自己身边,关心爱护着自己,与自己一同嬉戏。虽然在罗德里奥先生家也不乏温暖,同样不乏欢乐,但想起这些,心里总像空了一块什么。费里西安诺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这种感觉让他之前建立起的快乐全消散无影,连他平时竖起的呆毛此时也耷拉了下来,显得颓靡不振。费里西安诺小小的身子靠在墙壁上,他双手环抱着扫帚,两眉微微蹙起。

就在此时神圣罗马的身影出现在了费里西安诺的面前,他神情紧张,双手抓着衣服边缘,对着费里西安诺说:“意……意大利……”神圣罗马尝试着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显然他有些失败了。费里西安诺抬起了头,他先前烦闷的心情因为神圣罗马的出现不见了一些,他带着一丝俏皮的语调对神圣罗马说:“神圣罗马。怎么啦?”神圣罗马眼神飘移在墙上的两幅画之间——那是罗德里奥先生的藏品。他思考了一会儿,才缓慢地说:“请问——(他拖了个长音),请问你能教我画画吗?”他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变弱,像是没有底气一般。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睛:“当然可以呀!”神圣罗马像是受到了什么冲击了一般,身子颤了颤,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变得更红了些。他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对着费里西安诺弯了下腰:“谢谢你!”说完,他立刻转身并飞快地离开了。费里西安诺带着些疑惑地看着神圣罗马离开的背影,嘴角带着些弧度。

 

“哎呀!”费里西安诺吃完午饭正要走去伊丽莎白姐姐那,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惊呼起来,“早上,忘了和神圣罗马约定好时间了呀。”他自言自语着,他努力地思考要怎么挽回这个“失误”——不如问问伊丽莎白姐姐吧。他最后决定。

伊丽莎白是和费里西安诺一样寄住在罗德里奥先生家的一位善解人意的漂亮女性,她来到罗德里奥先生家的时间更早,也更了解罗德里奥先生。在费里西安诺心里,她是几乎与罗德里奥先生差不多尊敬的人——只不过伊丽莎白更加和蔼可亲。伊丽莎白会和费里西安诺聊天,会讲故事给费里西安诺听,有时她也会拿出一些漂亮的裙子给费里西安诺穿。

从费里西安诺自己的房间到伊丽莎白的房间的路程不算太远,费里西安诺没费多大力气就到达了她那。费里西安诺礼貌地先敲了敲门,没过多久,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后是伊丽莎白灿烂的笑脸。

“原来是小意啊!”伊丽莎白笑着对费里西安诺说,“快进来吧!”她欠了欠身让费里西安诺通过。费里西安诺提了提裙子,小心地踏进了房间内。“呀——伊丽莎白姐姐好。”费里西安诺向着她问好,“好香呀!”他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我刚刚摘了几朵花插在那。喏。”伊丽莎白带着费里西安诺走到桌子旁,她说着指了指放在窗台上的一个花瓶。“真好看。”费里西安诺软软地说,“对啦——伊丽莎白姐姐我刚刚总有个事想不通,神圣罗马早上拜托我教他画画,但我们忘约定时间了,那要怎么办呢?”他说着还歪了歪头。伊丽莎白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有什么困难的呢。神圣罗马他呀下午会待在花园里,你到时很容易就能找到他啦。下午也是个画画的好时间,你完全可以找到他后就去搬画具就来画呀。”“啊!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吗?”费里西安诺听了,也欢快地笑了起来,他心中的阴霾立刻被伊丽莎白的话语给驱散了。

 

在伊丽莎白那的时间犹如指缝之沙一般,转瞬即逝。与伊丽莎白告别,费里西安诺马上踏着轻快的步伐,奔去花园。这天的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照在费里西安诺的棕发上,泛出光泽。花园的花仰面向着太阳,跟费里西安诺一样。神圣罗马的黑帽子与黑衣的一角从草丛中露出,费里西安诺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他。

“神圣罗马!!”费里西安诺大声喊道,他的右手费力地摇着。神圣罗马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哆嗦了一下,他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费里西安诺提着裙子尽力跑到神圣罗马处。神圣罗马却在一边措手无策地低头站着。

“神圣罗马。”费里西安诺又叫了一遍神圣罗马的名字。

“意……”神圣罗马不知所措。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