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稍微存个档。脑洞奇大。(。  

ps我感觉自己可以做个文风退化史了(白目 

第一章

 

诺维在木桌上醒来,他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并翻了一下身。屋内仅是开了盏小灯,散发出暖洋洋的光,此时诺维雪白的毛色变得更像浅黄的。诺维又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舌头略刺的触感在他感受起来却异常的舒服。他的眼睛并没有完全睁开,而是眯成一条缝略微露出一点紫色的眼眸。

诺维是一只猫。

而且他是一只不寻常的猫。

他有着雪白的毛发,因为不常剪变得长而杂也有些蓬松,有几束被用橡皮筋仔细地扎起,过于长的毛发也使得诺维看起来更无精打采了一点。

这也不是他不寻常之处——他不寻常在于,他是只会魔法的猫。

魔法是字面意义上的魔法,会也是字面意义上的会。诺维还特地强调过——我不是霍那啥沃茨学院毕业的,它精通的是召唤类。

 

诺维同一般的家猫一样,他也有主人。但也别想多了,他的主人只是普通人而已。一个普普通通的有着金黄头发的一米七五出头的帅气小伙养着一只浑身雪白只是毛发偏长的猫,也不是件少有的事。

诺维就跟着他的主人,过着简单而又普普通通的生活。

——但诺维一直没告诉他的主人,他的秘密。

 

诺维体态轻盈地跳下木桌,因他而起的风吹落了木桌上的纸条,诺维再神情慵懒有些不情愿地叼起纸条,再爬上木桌把纸条放好。在这其中他随意地瞟了一眼纸条,上面杂乱地写着一些日期和数字,更像是数学草稿一般。诺维没有太注意纸条的内容,而是又不作停留地跳下了木桌,缓慢地移动出房间。

出了房间,诺维的主人——马克正在厨房里鼓捣着什么。诺维知道他又在尝试做一些甜点了。说实话马克做的东西说好吃也行,说不好吃也行。比如他做的曲奇饼干的味道就可以媲美某些甜品店的作品,但蛋糕却甜得发腻,就像马克本身一样。诺维对此并不感兴趣。他经过厨房打量了一下马克,马克几乎浑身都沾上了面粉,显得有些滑稽,他正在打着鸡蛋。诺维并没有管太多,而是又径直走向客厅。

客厅的电视还是开着的,诺维又抱怨了一下马克实在不拘于细节,跳上茶几把遥控拽了下来,收起利爪用软绵绵的肉垫按了下关闭键。电视上女演员秀丽的面孔“刷——”地一下消失了,只留下漆黑一片。

关完电视,诺维也懒得再活动身体,就就着茶几的平面睡了下去,他蓬松的毛发因为阳光散出金光,细长而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明显。

TBC

15/1/27-28 

“OK——!”过了大约十分钟吧,马克突然在厨房里叫喊起来。诺维是不想去管他的,还是趴在原地打着盹,只留着马克在那自娱自乐。

“好像放太多糖了……”原来你还知道你做的东西太甜啊。

“嗯……将草莓这样放应该会合诺维心意吧……”笨蛋我不会吃那东西的。

马克在厨房里继续鼓弄着什么,还不时发出些噪音,吵得诺维有些心神不宁,姿势从慵懒变成了拘束。

还是很想去看看的。诺维踌躇着,没伸出爪子的肉垫在桌上一下一下地蹭着。“喵——”诺维思索了一下,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叫声。

“诶?”马克的头探出了厨房,他的脸上沾上了奶油和粉末。“喵~”诺维可不会回应他,又叫了一声。马克好像意识到什么,放下东西立即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这时诺维可以好好地观察一下马克现在的模样了——他围着上次去购物时买的粉色恶俗围裙,把袖子挽到了肘部,全身上下都灰扑扑的,有面粉,也有奶油。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搞上去这么多东西的。诺维眨了眨眼睛——这动作诺维做来却不失风度,显出高贵的样子。

15/2/8 

更新前的话: 

你问我猫为什么能吃甜品?因为诺维不是猫啊(并不是 

其实是自己现在才想起来有这个BUG改不过来了(。  

     


 马克走到茶几前,弯下腰,用手抚摸了几下诺维。马克饲养诺维的时间不短,这使他已经磨练出一副取悦猫的好身手。马克的抚摸让诺维感到心情愉悦,双眼闭着,像是在静静地享受。

“好啦,小家伙。刚起来是不是饿了呢?”马克注视着诺维,随后咧嘴笑了起来。诺维不懂马克为什么要笑,而且他觉得马克对他的称呼真是恶心爆了,过于甜腻的东西他也是嗤之以鼻。他没有多做回应,只是小声地哼哼。

马克像是误会了什么,以为诺维是同意了——虽然一只猫怎么会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啊。他自娱自乐地欢呼,然后转身进了厨房。诺维想马克肯定会把他那新出炉的甜点拿出来让自己品尝。

15/2/17

写在前面: 

我觉得我写不完了……(自立flag
 

      

 


 只是片刻,马克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是一个不大的草莓蛋糕,主色调是甜腻的粉色,用糖装饰着。诺维避开了马克的视线,望向别处。

“诶诶,别这么冷淡呀。”马克一边走过来,一边抱怨道,但他的语气就像是开着玩笑。我一直是这样的你还没发现?诺维此时又开始自嘲地想着自己明明会魔法却不能说话,要不然他就能好好地嘲讽马克一番了。

“好啦好啦,看,这是新品哦。马克独家的。”马克又说,他轻松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想打他。诺维是这样想的,同时也这样做了。

他在马克手上划了一道。鲜红的血渗了出来,留下了同样鲜红的痕迹。马克的脸顿时抽搐起来,眉毛和眼睛挤压在一起。“疼疼疼!”他呲牙咧嘴地喊叫起来,“看着这么可爱下手可有点太狠了吧?” 

但是分明不是训斥的口气。

15/2/18-25(其实中间好大一段时间在偷懒)

终于第二章啦————(欢欣鼓舞
 

      

 


 “想吃吗?”马克弯下腰,他没有过于在意手上的伤,而是转而询问诺维。

诺维指指马克手臂上的伤,叫了一声,再舔了舔爪子,趴了下去,把头枕在臂上,做出“我要睡觉”的样子。马克盯着诺维,他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又抚摸了诺维几下。诺维总是一天到头几乎都在睡觉,马克也习惯了。

等诺维闭上眼睛之后,马克静静地凝视了诺维一会儿。诺维蓬松的毛发铺在桌面上,还有些毛发不安分地翘起,有些杂乱。马克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歪了歪头,弯下腰轻轻地把诺维抱起。诺维并不重,甚至有些过于轻盈。

虽然吃的不少也没怎么活动,怎么还是这么轻啊。马克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马克直起身来,一边抚摸诺维头顶的柔顺的毛发,一边抱着诺维走进书房。

 

第二章

 

诺维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书房里的小灯依旧亮着,连灯光都和上次醒来无异,暖洋洋地照在书脊上,照在诺维身上。

又是书房。诺维每次睡着后,醒来时都不偏不倚地呆在书房的书桌上——无一例外。

梦游?魔法?诺维在心里随意想着,其实他清楚,他每次睡着后,马克都会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回书房。

其实就只是以前马克还没给诺维准备窝的时候,诺维每天都睡在书房里而已,一段时间后也睡习惯了。直到马克终于给诺维置办了一个小窝之后,诺维才时不时地挪去特地准备的窝里睡——但是大多数时间还是缩在书房里。

这都是马克的错。诺维想都没想就把一切错误推到了马克身上。要不是他每次在我睡着后都把我抱回书房,我醒来肯定会回窝里睡的。

诺维其实也在书房里睡惯了,书房特有的香气总是带给诺维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像有人在无声地陪伴他一样。

 

诺维抬头,天花板上是一个大大的墙贴图案——正方形被一个十字不均匀地分割成四块,每块方格里都嵌着一些小图案,每个方格的左上角被特地分出一个扇形,分别标着“G”“G”“A”“D”,而正方形的外面还围着一个大的圆形,圆形四周再分散着一些像树枝的曲线,一直延伸到墙边。

这个不明所以的图案在诺维被马克领进家之前就有了,只是因为颜色搭配还过得去,诺维才没有太过嫌弃这个奇怪的墙贴。

和书房的风格一点都不像啊。诺维闭着一只眼。仅有一盏小灯,四周都放置着书架只是室内最高点开了扇几乎不开的小窗的书房,凭空在天花板上贴上风格迥异的墙贴,就像是一群正在弹奏交响乐的乐队里混进了一位穿着怪异的小丑。

15/2/27

写在前面

其实上面有一点是26号写的,存的时候太急就没分(。

我懒就算了
 

      

 


 事实上就是马克的品味太差了吧。诺维闭上了双眼,幅度不大地伸了个懒腰,再一次轻松地跳下了书桌。在这过程中,诺维一不小心撞翻了放在书桌桌角旁的垃圾桶,垃圾桶在地上回旋了个弯儿,洒出了一堆纸屑,纸屑混杂着各种颜色的便签纸,还有揉成一团的纯白的打印纸。

诺维转身,盯着洒一地的纸不知从何下手——他的爪子要抓起纸屑十分困难。他凝视了一会儿,又转身窜出了书房。

 

诺维小声地叫了一声,静候一会,并没有什么回应。马克应该是出门工作了。

那就好办了。诺维想——这样他就可以用魔法解决这个问题了。他仰仰头望向窗外,外面的天还是亮的,但诺维敢肯定他绝对睡到了隔天。他没有过于在意,只是又缓慢地走回了书房。

 

“砰!”诺维关上了书房的门,门与门框的缝隙发出了幽蓝的光。他伸出了爪子,轻轻一挥,他轻松地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咒语。垃圾桶自动站了起来,而地上纷纷扬扬的纸屑也都蹦跳地回到了垃圾桶里。

这对诺维来说并不困难。而且,在书房里使用魔法的时候,诺维总会感到十分轻巧,像是飞在云端,与清风共舞。诺维舔舔爪子,他想象了一下这种场景——那真是白痴极了。诺维甩了甩头,把这滑稽的画面抛到脑后。今天也没什么事做。诺维盘算着,再一次走出了书房。

 

马克不在的家是寂寞的。因为唯一的发声体离开了,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毫无声响。诺维静静地在客厅和走廊踱步,他看着地板上瓷砖的花纹——毫无规则的破裂又粘合,心中空无一物。

“哗啦——”突然间,一个什么东西从窗户间的缝隙里飞进客厅。

“?!”诺维先是吓了一跳,但马上又平复了心境——他立刻明白了这是谁做出来的。他微微摇头,优雅地走到飞进来的物体旁边。

那是张被卷起来的羊皮纸,被一条天蓝的缎带装饰着。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法师之间传信一定要用羊皮纸。诺维认出那是缇娜给他寄的信。缇娜是诺维认识的一位女巫,他们之间有不定期的联系——不过一般都是缇娜传信给诺维,缇娜还曾经开玩笑说:“如果诺维哪天突然传信给我,那肯定是世界末日了。”

诺维脑海里浮现出微笑着的银短发女巫,伸爪又一晃,天蓝色的缎带干净利落地解开了,而被卷起的羊皮纸缓缓铺开。

「亲爱的诺维亲启:

今天下午一点,老地方不见不散。

缇娜留

PS.不能拒绝」

诺维用肉垫戳了戳信,正准备拿出自己的羊皮纸时,信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清爽的凉风中。其实诺维也是想给缇娜回信的,只是苦于每次都没办法赶在信销毁前回寄。

又是惯用的手法啊。诺维叹了口气。缇娜说的对,看来他得等世界末日来临前不久才能弄清楚缇娜所住的地址。诺维坐在地上用肉垫磨蹭着地面。看来不去不行了。其实诺维和缇娜的关系还算可以,缇娜属于那种会使点小性子但是待人不错的类型,外表温和善良内心也差不离。这约诺维是乐意去赴的。

诺维抬头望望墙上的时钟,时针和分针叠在了一起。一点快到了。诺维用爪子蹭蹭自己的脸,从容不迫地走向大门。

 

单独的一只干干净净的猫在街上慢慢地走路还是会引起路人关注的。

“呀——这只猫好可爱!”诺维穿过一个路口,被沿途的女学生发现了,并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只见一只只雪白细嫩的手毫无顾忌地放在诺维的头上抚摸,但这立即引起了诺维的反感。诺维试图做出不是太大的反应,凭借自己灵敏的身手,花了一点功夫逃出了人群,藏匿到了一条小巷里。

诺维甩了甩头,用爪子顺了顺头上的毛。他闭上双眼,双唇蠕动。也就是一刹那间,诺维消失在了闪光中。

 

当诺维慢悠悠地出现在约定地点时,缇娜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远远地看,缇娜整个人就像裹在黑色的布团里,她戴着黑色的贝雷帽,身上穿着黑色的斗篷式卫衣,下身是黑色短裙和黑色裤袜,穿的鞋还是黑色的高帮——带增高。诺维眯了眯眼,他能明显地感觉到缇娜的身高比他上次看到的高了不少,但他确信缇娜已经不会再长高了。

他还是不慌不忙地向缇娜的方向走去。说实话,诺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缇娜要穿双增高鞋来见他——新的爱好吗?
 诺维走近了些,他的身体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诺维想缇娜已经看见了他,下一秒,缇娜开始挥手,微笑。这时候诺维和缇娜已经离的很近了,也就是十余秒的时间,诺维走到了缇娜身旁。
 “又是一个人?”缇娜笑眯眯地说,沉暗的穿着并不能掩盖缇娜身上的治愈的气质。
 “……”诺维没有回答也不会回答,他抬眼示意缇娜,而缇娜也立即明白了什么。缇娜蹲下身,抱起诺维。诺维有些难受,缇娜身上喷了淡淡的香水,有些刺鼻。

“喵……”诺维发出了一声软软的叫声,像是在抱怨一般。

缇娜误解了诺维的意思。“是我抱的姿势不对?”她询问道,“再忍忍吧,我们先找个位置坐下。”

诺维没有再发出声音,他默默听取了缇娜的后一句话。他开始左顾右盼——这是作为猫的基本修养,没费多大功夫,他注意到一个有些可疑的目标。那个穿着皮质灰蓝色大衣的高大男性从诺维和缇娜相遇之后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保持着两三步的距离。

诺维并没有一直盯着这位男性,而是眼神飘忽地望着那个方向——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熟悉。诺维在心里想着。

他的爪子撑在缇娜的手臂上,诺维站立起来,想看得更清楚些。

“喂喂,”缇娜开口,“别做这样的动作,有点重。”

诺维立刻收了回来,乖乖地躺在缇娜怀里。缇娜趁机帮诺维顺了几下毛,诺维意外地没有反抗。

 

“喏到了。”缇娜找了间安静的咖啡馆,看都没看就走了进去。

“喵。”诺维叫了一声,提醒缇娜有些咖啡馆并不让带宠物进去。

“没关系,我已经勘察过了。”缇娜这次却准确无误地明白了诺维的意思,小声地耳语道。

“喵……”诺维有些小小的挫败感,而正在他的视线里,那个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男人也进了咖啡馆。

“喵。”诺维又叫了一声,想提示缇娜后面有人跟着。但是缇娜没有理睬,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诶,斯维,坐下吧。”缇娜坐下后把诺维放在身边的皮垫上,转头招呼另一个人。诺维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刚刚那个一直跟着他们身后的男人坐了下来。

 

缇娜一边在包里找着什么,一边小声地解答诺维的疑惑:“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斯维。”

“?!”诺维没有想到,缇娜这种巫女也能交到男朋友。不过仔细算算,缇娜人类的年龄也不小了——大概25出头的样子。诺维对着斯维点了点头,这时缇娜已经把东西拿出来了。

那是一张羊皮纸——被施过魔法的,以前缇娜和诺维要交流的话都是用这张羊皮纸来搞定。诺维想说什么,就可以以字的形式出现在这张羊皮纸上。这对于诺维和缇娜来说,无疑方便了不少。

缇娜把羊皮纸平整地放在桌上展开,而斯维在和走过来的服务员点餐。斯维身材算是高大,穿着增高鞋的缇娜都可能矮了他一个头——在缇娜是个原本个子高挑的女孩的前提下。等到服务员离开后,羊皮纸上工整地出现了一行字:

「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诺维这话明显是询问斯维,他澄澈的双眼望着斯维,像是在渴求什么。缇娜也明白了诺维的意思,她替斯维回答道:“应该是没见过的,我以前从没带过斯维来见你。也许以前在大街上碰见过也未必不可能?”

缇娜明显给斯维事先说明过情况,斯维并不太惊讶,而是像之前一样,全身散发着低气压。他双眉皱起,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你这次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诺维说话一向简洁,不拖泥带水。

“在家里找到了这个,喏。”缇娜又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宝蓝色的小袋子,用红白色的丝带系着口。“包装是本来就有的。”缇娜又补了一句,“我没敢打开。是在盒子里找到的,袋子旁边有张纸条,边缘有灼烧的痕迹,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诺维带些疑惑地望着缇娜拿出来的小袋子。

「会不会是你之前给我准备的什么东西忘了带给我,然后时间一久就忘了?」

缇娜摇了摇头:“绝对不是。这不是我的字迹。没拆是因为直觉。”缇娜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诺维想起缇娜的特长。

缇娜貌似有读心能力啊——原来那是超乎常态的直觉。

这时服务员已经把咖啡送过来了,餐碟上有一包方糖,缇娜拆开了方糖倒进咖啡里。

“苦。”缇娜低声抱怨。斯维立刻把自己的柠檬水和缇娜的咖啡对换了一下。

“我本来以为你会喜欢的。”

“没关系。”缇娜小口地抿起了柠檬水。

诺维面无表情地看着缇娜和斯维的互动,心里却想着那个小袋子的来历。

「就只是这事?」一行字出现在羊皮纸上。

“嗯。”缇娜停下喝柠檬水,点了点头。

「再见。不打扰了。」只是一眨眼,诺维就消失在了椅子上——连带着那个小袋子。

“诺维他,”缇娜摇了摇头,“果然还是没变啊。”

“……”斯维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学乖了的诺维这次是直接瞬移回了家——其实是在见过缇娜之后感觉魔法充盈了不少。

是因为这个的缘故?诺维盯着被他放在地上的小袋子,想着。

诺维一接触到这个小袋子就感觉一瞬间像是被人注入了法力一般,身体更加轻盈了起来。

要打开看看吗?诺维有些犹豫,他觉得这个小袋子真的是来历蹊跷。也许是缇娜做的恶作剧?但是诺维以他对缇娜的认识,他觉得缇娜的反应并不是在骗人。

这样说来缇娜这次是丢了个大麻烦给诺维。

诺维舔舐着爪子,他歪歪头,那双澄澈的紫色瞳孔盯着放在地上的小袋子。

试着拆拆看吧,诺维最后决定,反正到怎么想最后还是要拆开来的。

诺维用收起爪子的肉垫戳戳袋子——并没发生什么,然后诺维挥挥爪子,用来系紧袋子的红白缎带散开了。

总不会出现“袋子神”什么的吧。诺维脑内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他没有继续想下去——这么蠢的想法,只会在马克身上出现,也许那个笨蛋还会欢欣鼓舞地大呼小叫呢。和那个笨蛋待久了,想法不小心也被带偏了。

诺维甩甩脑袋,把这个白痴的想法甩出脑袋。他把利爪伸出来,小心翼翼地缓慢地触碰袋子。忽然强光一闪,诺维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该死。这是哪。”一个声音响起来,诺维睁开了眼。

那个男人站在诺维对面,四周甚至还散漫着烟雾,像是一场成功的魔术表演。

“还有只猫……”来人喃喃道,还饶有兴趣地蹲下来,像是想抚摸一下诺维似的。然而他还没触摸到诺维的一丝毛发,就又立马弹起来。

“等等。”他瞳孔缩小,他的眼眸是祖母绿的,“这……”

来人闭上眼像是思考了一会儿,又开口:“你……是谁?”

诺维发出了一声“喵”,当作回应。

“是Nor吗?”他询问。这的确是诺维名字的一部分,他不予肯定,又“喵”了一声。

“这种感觉……的确是Nor啊。”他喃喃,又俯下身来想抚摸诺维。诺维偏了偏身子,躲开了他。又是一个凭感觉的。诺维斜眼看向他。

“算了,”来人摇摇头,“怎么都这么莫名其妙。闹了那么久了我也该走了,拜拜No…小猫。”

然后他闭起眼默念了什么,一阵清风袭来。“再见了,Nor。快要接近完成了吧。”他说了些不明所以的话,以那奇异的称呼叫着诺维,“The world will eventually be destroyed.”他纯正的带有磁性的英伦腔响起,像在吟唱咒语。

「挚爱的伙伴啊,希望你能提前用慧眼查明,那隐瞒在表面下的真相。」

被打开的袋子里飘出一张纸条,被来人施展的魔法卷起,这时诺维才注意到它。上面写着文字,字迹很熟悉,但是如同缇娜说的一般,这个字迹并不是缇娜的——但是诺维也想不起来这到底是谁写的。

而来人也就在诺维这思考的一瞬间消失在宛如吟唱声的话语中。

诺维没想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恶作剧吗?他又开始思考起一开始被否决的可能。

「总而言之,」诺维想,「没有人能打破我平静的生活。」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