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米英米/双英?]时空旅行

如题目一样……看看就好【。

我TM终于把这个脑洞写出来了


That is a big decision.

 

-时空旅行-

 

01

亚瑟裹着一件宽大的斗篷,他尝试着打扮成一个巫师——最好是接近于额头上有个伤痕的——关于这点亚瑟肯定他只是出于习惯而已。他站在一个乌黑的房间的中央,这是他平时摆弄神奇的魔法的地方。他金黄的额发微微蓬起,在空气中漂浮着。面前魔法阵泛着的妖异紫光映在亚瑟祖母绿的眼瞳中,混杂着亚瑟复杂的心情。

——如果可以成功的话。

——如果可以成功的话。

亚瑟重复默念了两次这句话。他实在是驱迫于成功,虽然这只是出于他某一时刻的灵光一闪,但也不能否认这是他心中一直所希望的。

那白皙的有些透粉的略微发胖的脸蛋,清澈无杂质的蔚蓝眼瞳,还有那软腻的声音。一想到以前阿尔是这么的讨人喜爱,亚瑟心中又泛起了一圈波纹。

阿尔那如宝石般闪耀的眼眸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宝物——仅限于小时候。

亚瑟一直都这么想。

 

法阵完成到3/4了。

亚瑟的额头上泌出了一层汗珠。他从来不觉得施法是件体力活,亚瑟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时间魔法真的像书里所说的那么难。

亚瑟是打心底里不想失败的。他咬了咬牙,定住信念继续完善法阵。光芒更亮了些,而且不再是单一的紫色,而是像一盘调色盘倾倒下去一样,五彩缤纷地转变着颜色。亚瑟的瞳孔泛着的光芒也随着法阵变换颜色而变化。

 

这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亚瑟开始喘息,他逐渐开始觉得体力不支。但意志驱使着他,他无法回头。

——如果可以成功的话。

他脑内不自觉地又重复起这句话。那是一片广袤的大草原,微风压上芳草,而穿着洁白睡衣的孩子就隐藏在这片芳草之中——他发现了他。

亚瑟的头脑中浮现起与阿尔相见时的场景。昏昏沉沉晃晃悠悠地,他嗅见了一股属于清新泥土的香气。

还有那久远的回忆的触感。

 

亚瑟已经记不得过去了多久,只知道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他已经身处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亚瑟自1775年①开始就没来过这里。

 

记忆中那个美得让人沉沦的眼眸和在雨中淡漠的眼眸重合在了一起。亚瑟甩了甩头,把这景象抛在了脑后。

——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亚瑟压低了身子,尽力将自己隐秘在草丛中。他极力地寻找着,他的神经在这一瞬间集中到极限,他的听觉与视觉因为肾上激素的缘故变得十分灵敏。

 

那是一片蔚蓝的天。这里是多风的,风吹过草地,呼呼作响。阿尔娇小的身形穿梭在草丛里,显得格外的灵巧。

亚瑟看见了阿尔,他的心顿时变得欢欣起来。他动作轻巧地慢慢靠近,他选择了一棵树并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树后。

 

阿尔像是离得更近了——亚瑟强忍住自己想立刻冲上去的冲动,选择了缓慢地探出了头。阿尔立即发现了亚瑟——即使亚瑟在他看来更像些他所未知的东西,阿尔像是一路小跑了过来,伴随着清澈的笑声。

亚瑟用左手捏住他的右手,他手心冒出了汗——他在等待。

 

始料不及。

——“嘿,那边的人,你想对我的东西做些什么?”

 

-FIN or TBC?-

可能是完结也可能是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