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系元素

墙头多/轻微CP洁癖/请多指教

偶尔放下文/拖延症重症患者

Secret

结尾丢掉了…… 


   01

    

    午后的校园总是一片寂静的。树影伴着阳光散射在地面上,零零散散的,像失手的孩童打碎的盘子一般。乐和往常一样窝在大树下的长椅上,独享这片刻的宁静。

    看来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

    在心中默默下着定论的乐,一点一点合上了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习惯了每天吃完饭就跑来这睡觉的日子。徐徐清风,树叶被风刮过发出簌簌的声响,温柔的阳光如同母亲的手抚摸在皮肤上,舒适得就像天堂一样。

    由远及近的脚步响起,按理是午休的时间,校道上几乎没有行人经过,有时候只有有事碰巧路过的自行车车轮骨碌骨碌碾过石板路和轻快的铃铃声。说起来昨天正好有一辆自行车经过,压过枯树叶的声音哗啦哗啦,像白纸摩擦和接口断裂的声音。

    才让人突然反应过来已经入秋了。

    

    有人的气息逼近,行走带来的风已经刮到了身边,然后稍稍停顿。

    竟然有人和我一样无聊啊。乐懒得睁开眼睛,却暗暗在心中挪揄。不会是清洁工嫌我有碍工作吧?

    这样想着,又忍不住睁开了眼,至少别给别人带来困扰。

    映入眼帘的是彻也,乐也早该想到了。当初也是这个人带自己来这乘凉的,结果他半途先跑了,只有自己坚持了那么久,直到形成习惯。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环境,不好好利用怎么行呢?不过彻也那家伙,不喜欢在这浪费时间就不来,也真符合他的性子。

    乐胡思乱想着,坐直起身子,视线向上抬,和彻也的眼神交汇在一起。平静而又深邃,像傍晚天边无声无息升起的夜色,无论何时彻也的眼睛,都是这样的,没有一点起伏,没有一点慌乱,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例如攻破了一道难题,彻也的眸子里才会划过一丝喜悦,然而只是一瞬而已,此外再多的,乐也从来没见过。

    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不然按彻也的性子也不会特意过来找自己,虽然表面上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但如上所说,无论什么时候从表面上看彻也基本都是一个样子,所以也不能作为推论。

    “出事了。”一阵风吹来,周遭簌簌响声不绝,彻也淡漠的声音悄无声息地混杂了进去,大约就是一首编排完美的协奏曲。

    “真的来啊。”揉着头,乐冒出一句毫无意义的抱怨,“是论文资料没法用还是?”

    此时彻也已经径自坐到了乐身边,平静得就像他本来就是无聊来休息休息的样子。“不,是盗窃案。”

    听着彻也清晰的措辞,乐在心中暗自惊讶。这样一个对世事不感兴趣的人,竟然会特意来跟他说这个?

    “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你也会关心这种事。”乐打趣道,“小偷小盗的,在人多的地方难免会发生,不稀奇了。”

    “数额比较大,校方挺在意的。”彻也缓缓地说,“是石原美香的那个宿舍,电子设备和卡没丢,钱全被拿走了,听说有近一百万日元,听石原说是她的工资。”

    乐点点头:“拿走卡也没什么用,手机什么的最近因为科技进步也很难办了,这很正常嘛。不过石原也真是厉害啊,有一百万现金还能把它放宿舍里。无论是一百万还是宿舍。”说到一半,乐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补充道,“不会是因为石原的关系你才特意跑过来的吧?”

    石原美香是X大有名的美女,长得高挑漂亮,放在人群中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地步。乐来的这句调侃有点根据。

    彻也还是平静地开口:“谁会像你一样。要是我在校园网上散布开游川乐每天中午躲在这睡午觉,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来围观呢。”

    彻也在奇怪地方上的幽默着实让乐感到既好笑又可气,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只好咳嗽了几声揭过这个尴尬的话题。

    “不过我说,既然是石原,应该会有很多人跃跃欲试了,不需要我们操心。”

    “嗯,只是想来告诉你一声,”彻也眼神逐渐放空,看向远方,“毕竟你不是很喜欢推理吗?十分擅长的那种。”

    “唔哦,堂堂伊正彻也竟然还能注意到鄙人的小爱好,佩服佩服。”乐找到了空隙,忍不住回击道。

    彻也懒得和他辩解,径自站起。

    “现场还保留着,要去看看吗?”

    

    02

    说实话能进X大的女生宿舍估计也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几次了,平日里的规矩很严,最多也只能远远地观望那排列整齐的一个个小窗台,上面大多放着各式的花花草草,各种颜色与翠绿交织,又很是好看了。只不过现在天气转冷,繁花绿草凋了大半,观赏性也大大降低了。

    乐一踏进大门就轻快地吹了声口哨,样子不像是来看作案现场而更像来逛游乐园的。彻也在旁边走着,看了乐这个样子,低声提醒道:“别乱看,等会被轰出去了可不管你。”

    乐绽开一个微笑:“好不容易能进次‘乐园’,可不是要好好瞧瞧嘛。”

    X大的女生宿舍就像一个传说,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让人垂涎,虽然规矩严,但是环境却是顶级的,设施齐备到活像另一个小社会,X大民间就悄悄把它比喻成“乐园”,也是男同学们千方百计都想去看看的地方。

    “让平日里爱慕你的女孩们看到她们会怎么想。真是不懂,一个人更重要的明明是内在——像你这种人——”

    “不是挺好的嘛,‘文质彬彬德才兼备’,是这么说的吧?”

    “不知道你是怎么骗过这么多人的。”彻也叹气,“不想和你吵,趁大家还没知道消息赶快看完吧,等大家都知道了绝对会人满为患,可能还会关闭开放。”

    “说的也是,毕竟是石原。”乐收住了笑容。

    

    乐终于知道彻也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去找他了。确实这个时候,整个校园都像静止了一样,连人的气息都少见。大家不是休息的休息,出去玩的玩,就是去泡图书馆了。只有他和彻也这两个闲人——准确的说只有他,会四处乱逛。

    就连宿舍楼都是安静的,乐本来预想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应该会是嘈杂的,结果却不如他所料。

    “是早上发现的,叫了警官来。警官调查了一番,学校领导嘱咐周围的人不要宣张,打草惊蛇了可不好。”走着走着,彻也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说好了不要宣张还很在意,校方真是够可以的。但是照我看啊,这起盗窃案宣张还是不宣张和打草惊蛇没什么关系。如果是熟人作案的话,绝对已经知道了吧;如果是专职大盗的话——他要先能踏进这栋宿舍的门。”

    彻也点点头:“但棘手的就是,石原宿舍的其他三人都没有作案动机,甚至连不在场证据都很充分。警方也不得不考虑职业惯偷的方面。”

    “那是他们不了解‘乐园’。要是哪位神通广大的大盗能进得来这儿,他为什么不去偷银行呢?”乐咧开嘴,“我觉得银行金库都可能比‘乐园’好进,况且不是熟人的话,怎么会知道石原有一百万现金?还知道她放在哪。”

    “推理是警察和你的事,随你怎么想吧。”

    “反应真冷淡啊。”乐抱怨着,“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校方不是说不宣张?”

    “人多总会嘴杂,刚刚去找导师谈一道题目的错误,正好旁边就在说这件事。”彻也一边回答,一边露出“又不是我想听”的表情。

    乐点点头,没有把话接下去。

    

    这栋宿舍楼从外观看十分简洁,但是内部通道却蛮复杂的。彻也和乐弯弯绕绕,找了十几分钟,才找到传说中石原的宿舍。

    “彻也,经过这么一找,我可是更坚信了熟人作案的信心。”站在门口,乐突然来了一句,“如果是陌生人的话,他不仅要能进来,而且要事先进来好几次,才能熟悉这个地形啊。”

    “那他就是一个运气爆棚的小偷,运气好到一次能混进来,再运气好到随便乱逛到石原的宿舍门口,再不费多大力气就找到石原放起来的现金,再运气好到不被人发现再混出去。”彻也随口回答着,“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而且据石原说,她正好把现金放在柜子里,都没怎么藏,没想到就被偷了。”

    “这也是你听来的?”

    彻也没回答,露出一副“信不信随你”的样子。

    

    门突然开了,应该是乐和彻也说话的声音惊扰了里面的人。乐毫不犹豫地露出抱歉的神情,彻也则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

    “对不起,是吵到你们了吗?”乐及时地先发制人,说道。

    来开门的是一个瘦小的女孩,应该就是和石原同一个宿舍的。她惶恐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红霞却肉眼可见地漫上她的脸颊。

    “那个,那个,想进来看的话就进来吧!”女孩急忙退开身,看样子她也知道彻也和乐是要来干什么的。

    “谢谢。没打扰到你们真是太好了,下次我们会敲门的。”乐一边大步走进宿舍门,一边说。门边的女孩用看偶像的眼神偷偷盯着乐。彻也跟在乐身后,凑在乐的耳边说:“怎么哪都是你的爱慕者啊。”

    “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钟。就算先前不认识我,在瞬间迷上我也不过分吧?”乐用极低的声音回答道,“这还真是烦恼啊。”

    彻也摇摇头,没让乐继续得瑟下去。

    

    室内意外的很整洁,根本不像发生过盗窃案一般,不过如此一来,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了,而且还是有先前预谋过的。因为犯人在作案过程中应该一点都不慌乱,快狠准,连一丁点痕迹都没怎么留下,除了那一百万现金凭空消失了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也不排除惯犯手法精准的情况。不过这样说来,近期发生的盗窃案只有石原一起,应该没有什么供“惯犯”练手的机会。

    “你们动过东西了吗?”乐一边看着室内的陈设,一边问道。

    “没有。警官和老师特意强调过不能动一点儿东西,所以大家多数嫌麻烦都直接出去了。”此时宿舍内确实只有女孩一个人,开着电视,响着综艺节目的音效。

    “你呢?”乐转过头去看女孩。

    她又脸红了,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没什么地方去,觉得不如窝在宿舍。而且……宿舍也需要留一个人看,就是我了。”说完她低下头,不敢抬头看乐。

    “行了行了,别打扰人家一个小姑娘了。”彻也拉拉乐的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就只是柜子里的现金被拿了其他东西都没被动过吗?”

    女孩突然意识到乐又在问自己,急忙回答:“嗯。我们四个早上大约十点钟左右一回来本来都还没发现什么异状,直到美香她要拿什么东西打开柜子一看才突然发现现金没了。大家都被吓了一跳。”

    “你们知道石原把现金放在这吗?”

    “我不太清楚其他人知不知道,不过美香放得真的很随意,”女孩动手打开柜门,演示给乐看,“就这样一打开,就能看得到一大叠钞票放在那。美香平时就不拘小节的,这样放也不是第一回了。”

    “不过说是刚回来还没发现,那从回来到发现的时间段里现场是被破坏过的咯?”乐自言自语。

    “嗯……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是早上我们四个是一起出行的,所以不可能是宿舍内的人偷的吧。无意识的动作应该没事吧?”跟乐一来一往说了几句话后,女孩明显适应了不少,也不会慌乱了。

    乐点点头,转身跟彻也说:“走吧。”说完就又要大步走出宿舍。

    “欸……那个!”女孩突然出声,“是乐学长吧?你……你真的很帅!”

    乐转头笑了笑:“谢谢。”彻也跟着乐也出了门,又低声说:“按平常来说,你不应该是说‘我自己也觉得吗’?”

    “要留给少女完美的幻想嘛。”

    彻也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迎面看见对门走出另一个女孩,她笑着跟他打招呼。

    

    “在这里看见你真是意外啊,伊正君。”

    “是啊。”彻也随口应了句。

    乐挤眉弄眼地跟彻也交流:认识的人?彻也点点头,又凑到乐的耳边说了一句:“同上一节课的同学。”

    “麻美学姐今天气色不错嘛!”宿舍里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跟麻美打着招呼。

    “结衣你也是呀。”麻美微笑着,如清风拂面。

    

    03

    

    “呼,没想到你也会有认识的女同学啊。”出了楼下大门,乐对彻也说。

    “是是是不像你,每天都有女同学包围着。”彻也明显不想说这个话题,附和道,“也就是点头之交而已,导师鼓励互相学习,所以平时也会交流论文的事。倒是你,看完后有什么收获?”

    “我觉得是熟人作案,因为犯罪现场太干净了。而且只拿了现金,应该是早就有目标了。刚刚结衣开了一下柜门,石原原先不止放了现金,还放了首饰,从成色看就价值不菲。”

    “可能盗贼觉得拿首饰太容易被发现了就决定只拿现金?毕竟世界上没几个人会把钞票的编码记下来。”彻也接着乐的话说,“也可能是男性,对首饰没什么兴趣。”

    “男性拿首饰的可能性更大——他们不用顾虑需要带出去会被发现的风险,直接卖掉就行,而且警方也可能因为首饰的因素排除掉男性,一石二鸟。同理,女性也一样。总会有人会因为首饰的关系武断判断性别。”

    彻也因为乐说的话的另一层隐喻一时语塞,沉吟了一会,他说:“我已经带你看过现场了,接下来你有没有兴趣是你自己的事了,再见。”

    “多谢您屈尊告诉鄙人这件事,不胜感激。我会去认真破解的。”乐因为赢得一筹开心溢于言表,又说了句俏皮话。

    “我又没求你。”

    

    04

    与彻也告别后,乐又在宿舍围栏旁逛了几圈。石原的宿舍在四楼,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无论是从顶楼爬下来还是从平地爬上去都很费劲,假如真是女生作案的话,应该是从正门进入,那钥匙是怎么来的?不过正好窗台没有铁栏,假如从五楼或者三楼爬进去也挺方便的,就是不被人发现比较困难。

    不过门和钥匙的事还是要问问当事人啊……按结衣说的那样,石原平时那么粗枝大叶,落了钥匙或许时有发生,况且宿舍应该也有备用钥匙,只要知道备用钥匙放在哪的话……

    仔细想想这件案子突破点这么多,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吧。

    乐如此想着,抬头一看,前方正好是石原要走进大门。

    

    石原美香刚跟好友们分开,玩了一天,她也累了。虽然早知道朋友们是为了她不至于太伤心才拖着自己玩了一天,石原还是很感激的。结果刚要踏入宿舍门,就被人叫住了。

    “你好,可以谈谈吗?”来人倒是十分的绅士,声音也如同娟娟细水流淌发出的声响一般,细腻而温柔,稳重而深邃。

    “是因为早上的事吗?”在这种情况下,石原倒不会觉得此人是自己的追随者,虽然之前也不乏有长得不错的人向自己示好,但对方完全不是这种气质的人。

    乐点点头:“不嫌麻烦的话,就去附近的小店如何?”他报出一个店名,是石原常去的那家,这又使她忍不住产生些许好感了。

    “好。”

    

    先前知道石原这个人,乐也只是听说她的美貌而已。见到真人才知道为什么她人气颇高。因为想象中的美人都是专横的,但石原并没有这种感觉,她更像温和的玉,站在那就独成一道风景,仔细品味还能尝出韵味来。

    假如彻也喜欢上这种女孩,也不是不可能的。

    乐脑子里浮现出中午的时候他调侃彻也的那句话,突然想到。偷窥友人的心事并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干的事,况且此行他也不是为了这个。

    对面的石原已经点完了饮品,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十分俏皮,又让她本身就美貌的脸颊增添光彩。

    “所以呢,你想谈什么?”石原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的人,他刚刚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使他本身就坦荡翩翩的气质笼罩了一层忧郁的面纱,而这并不影响他吸引人的地方。

    “本人对这起盗窃案很感兴趣,方才已经去小姐的宿舍打扰过了,只是有几点问题,想当面问问您。”乐装着腔调,在女性的面前,总是要表现出自身的风度来,“哦对,忘了自我介绍了,本人游川乐,请多指教。”

    “石原美香。”石原习惯性地接了一句,话刚出口,她立刻反应过来对方能找上自己肯定是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哪还用自我介绍?如此一来,就显得有些好笑了,于是石原笑起来,她一向是这样的性子。

    乐等石原笑完,又开口:“请问你们宿舍的门锁是哪种类型的?”

    听石原说是最原始的挂锁,乐又觉得这件事麻烦起来。因为挂锁是很好开的,甚至不需要原配钥匙只要掌握一些专业知识就能打开,原本只是知道备用钥匙在哪的人有嫌疑,如此一来又扩大一大半了。

    “啊……这样啊。那请问您近期有丢过钥匙吗?还有宿舍的备用钥匙的放置地点,确定是只有你们四个人知道而已?”

    石原摇摇头:“有关钥匙的事,我都跟警官讲过了。上次去麻美那儿的时候掉过一次,不过她马上就还回来了……啊,麻美就住在我们对面,除此之外近期没有丢失过。备用钥匙的话,有点可惜的是连我都不知道放在哪呢。”石原尴尬地笑了笑,“因为平时都没有用过,所以早就忘了泉子把它放在哪了。说起来假如下次忘带钥匙,那就很难办了。”

    “也是啊。”乐附和着,服务员端上咖啡,对面的石原点了果汁,开始小口地喝起来“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您给多少人看过柜子?”

    石原拿着习惯歪歪头:“柜子?”

    “对,柜子的内部。”

    石原思考了一会儿:“这个……抱歉我平时没注意过。大概就是舍友们吧。毕竟就是平时拿拿东西开开闭闭的,假如正好都在宿舍里的话大家都看得见。”

    这个不用石原说乐都清楚,果然怎么想都只可能是熟人作案了。石原的舍友们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但是从到宿舍到发现被偷的时间内也很暧昧,有没有可能是隔壁宿舍的呢?这时又要考虑楼上楼下的关系了。

    不过方才石原说过在麻美那丢过一次钥匙,如果麻美之前就知道石原有巨额现金放在柜子里,拾到钥匙未免不会起邪念,况且她的不在场证明还不明确……

    “你们早上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大约九点半出头吧。”

    “九点半吗?”结合之前结衣说的十点左右到宿舍,中间有半小时的空闲时间,确实十分充裕了,犯人甚至不用着急,在石原一行人出门后,再气定神闲地开门进去,小心翼翼地拿走现金,再出门,顶多二十分钟,现场能这么整齐也是有根据的。

    “谢谢您能陪我聊这么久。”乐喝了一口咖啡,站起稍稍鞠了个躬,“失陪了。”

    石原望着乐果决而利落的背影,游川乐吗?她突然想起舍友常说起一个和自己同级的学长,似乎就是叫这个名字。

    确实很帅啊。

    眼前的咖啡晕起一圈圈朦胧的烟,他刚刚还没加糖。

    05

    “哟,回来了。”一走进实验室,乐就看见彻也坐在椅子上在纸上写着字,大概是在做计算。

   “嗯,回来了。”乐倒是不在意,把自己当作一块饼,咻地一下扔进了沙发里。

   “我去找石原了,问了一下情况。”

   “有收获吗?”

   “确定了模糊的嫌疑人,就是你那同学,石原上次落过一次钥匙在她那。”

   “嗯?就这样?”

    “对。还有,石原真的挺漂亮的。”

   “那真的是太可惜了,你说的那个嫌疑人,早上和我一起改论文呢。”彻也放下笔,

    


评论

热度(6)